小学生午间托管经营与监管问题观察
发布时间:2017-10-10 13:29:15

927日中午1130分左右,长洲区长红小学放学铃声响起,学校食堂工作人员将饭菜送到教学楼一楼。该校190多名留校午休的一年级学生排队领餐,班主任现场维持秩序,并和孩子们一起吃饭。

当天,师生们午餐的菜谱是玉米炒肉丁、炒香肠、小白菜和青菜蛋花汤,饭菜可按需添加。12时许,孩子们陆续吃完饭,由老师领到一间大教室午睡。教室安装了吊扇,摆放着双层铁架床,男生、女生分开,两至三名学生睡一张床。一年级(8)班学生李曼琪说,爸爸妈妈中午不回家,她就留校吃饭午休。

今年秋季学期开学后,长洲区教育局试行在长红、龙新、龙平三所小学腾出教室,为一年级新生提供午休服务,共有近千名学生参加。该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留校午休的学生需缴纳每餐八元的伙食费。上述三所学校里,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比较多,他们的父母很难做到家庭午间照料,校内公益性午休服务正对所需。但是,因场地、人力有限,午休服务暂未能覆盖二年级以上的学生。

27日,住在红岭片区的居民许贵超来到长红小学,协助学校管照孩子。据悉,该校安排家长轮流到校参与午休管理,既看看孩子在校表现,也负有监督学校服务工作之责。许贵超很满意学校的午休安排,也放心孩子留校午休。他说,他和爱人忙于生计,中午没有时间接送孩子,如果学校没有午休服务,只能将孩子送到校外午托机构。

记者走访发现,在中心城区多家小学周边,有很多校外学生托管机构张贴出醒目的招生广告。大多数学生托管机构设在小区商品房、私宅里,部分机构开设在私宅的夹层,空间狭窄。尽管校外学生托管机构环境不尽如人意,但由于工作忙、家中没有长辈帮忙照看等原因,不少家长也只能将孩子送去。同时,他们也无奈地表示,普通市民很难判断学生托管机构的管理状况,只能从感观上比较一下是否干净、卫生等。

学生托管机构的环境状况一直是家长关注的焦点。近年来,校外午托机构陆续出现食物不洁导致孩子身体不适、接送车辆超载等情况,引发了家长担忧。记者从教育、工商等部门了解到,学生托管机构作为新兴业态,目前尚未有专门的监管法规,其经营性质也未能界定,没有明确监管主体。受利益驱动,一些不具备条件的经营者也开办托管机构,导致市场秩序混乱,而且普遍存在安全出口数量不够、卫生消毒工作不到位等问题。目前,各城区政府会定期组织公安消防、教育、工商、食药监等部门开展排查指导,但由于缺乏执法依据,部分经营者采取各种方式躲避检查,导致监督难以落实。

相关人士认为,学生托管机构确实能解决孩子无人管护等问题,其出现、存在有合理性。目前,深圳已针对学生托管机构出台地方监管办法,我市可以参照出台适用性强的地方管理法规,明确各有关部门监管职责,规范学生托管机构经营行为,为学生提供安全的托管环境。(梁燕如 徐福林)

(来源:梧州日报 )     [我要纠错]
相关链接